獄警8年“管閑事” 353名服刑人員子女圓瞭上學夢

  獄警8年“管閑事”353名服刑人員子女圓瞭上學夢

劉青松到服刑人員傢中傢訪。

  一次請求

  孩子考上大學不能讓他輟學

  小宇的父親是攀西監獄的服刑人員,一年前,他接到兒子考上大學的消息,興奮之餘又不免有些沮喪:孩子的學費和生活費怎麼辦?

  “劉科長,能不能幫幫我兒子,他成績好,請一定要讓他繼續讀書,不要像我一樣。”雖然已多年沒有與兒子生活在一起,但小宇父親知道兒子肯定也在為這事發愁。在監獄開展的服刑人員傢庭情況摸底調查中,他向教育改造科副科長劉青松說出瞭壓在心底的願望。

  隨後,劉青松和民警一起到小宇的傢中進行情況核查,發現除瞭小宇的讀書問題,傢裡還有一個妹妹也即將升入高中,全傢隻有小宇的母親一人在外打工支撐。“絕不能讓小宇放棄學業去打工!考慮到服刑人員傢中確實存在困難,我們幫他聯系瞭相關的公益組織。”劉青松說。

  最終,兩傢公益組織向小宇兄妹伸出援手,為他們分別提供每年1200元人民幣和2400港幣的助學金。而這,僅僅是8年來,劉青松和監獄方面對服刑人員困難傢庭幫扶的一個縮影。

服刑人員及其親屬寫給劉青松的感謝信。

  一次傢訪

  貧困服刑人員子女是無辜的

  每次幫扶前,劉青松都要到服刑人員傢中進行傢訪瞭解核實情況,他的足跡已走遍大小涼山和攀枝花的5個區縣。

  “我們這輩子沒什麼指望瞭,能不能幫幫娃娃!”2015年,劉青松前往雲南某村傢訪,眼前的景象讓他感到震撼:“就是一個用柱子撐起的傢。”3個小孩和爺爺奶奶一起住在姑媽傢,不僅如此,爺爺患胃腸疾病多年,沒錢醫治傷口已經潰爛。

  孩子父母、叔叔三人因犯故意殺人罪受到法律的制裁,一個大傢庭也因此被徹底擊垮。

  “大人有罪,要付出代價,但孩子是無辜的。”這也是後來,每當有人質疑他時,劉青松最常給出的答案。

  劉青松幫助姐弟3人申請瞭助學金,通過學校老師,他也一直關註著姐弟3人的成長。“你看,這是他們老師給我發的照片,姐姐今年已經上初一瞭,成績很好。”

  一張工資卡

  見證妻子對他幫扶態度的轉變

  “牽線搭橋”隻是劉青松幫扶的一種形式,有時候看到急需幫助的服刑人員親屬,他總是忍不住自掏腰包,這也曾引發瞭他自己傢中的矛盾。

  2015年,劉青松聯系到一傢公益組織,為3名服刑人員困難傢庭子女爭取到外地上學的機會。3個孩子出發前,他組織監獄民警捐款,自己帶頭捐瞭1000元。去火車站送孩子們時,他忍不住又將3000元塞到學校老師手上,當作3個孩子的生活費。

  但這一次“沖動”的捐助,被劉青松的妻子陳曉梅知道瞭,一氣之下,她沒收瞭丈夫的工資卡。“他那時候月工資隻有3000多元,一下捐4000塊,做好事也要量力而行。”但後來,陳曉梅看到瞭劉青松對於幫扶工作的堅持,以及每次幫扶過後發自內心的喜悅,她漸漸改變瞭態度,除瞭將工資卡還給劉青松之外,還主動將自己的工資卡也給瞭他。“我們也有孩子,對於我們而言可能是幾千塊錢,但對於一些服刑人員困難傢庭的子女而言,可能就是改變命運的機會。”陳曉梅說。

  一種堅持

  8年共助學353名服刑人員子女

  1997年從南方冶金學院畢業後,劉青松就進入瞭攀西監獄工作,2011年,開始負責教育改造工作。

  為服刑人員辦結婚證、更換臨期駕駛證、為服刑人員孩子辦戶口、辦低保、解決入學,8年來,這些看似不關監獄的事,卻成瞭劉青松的日常工作。

  “親情是幫助服刑人員改造、重回社會的重要力量。”帶著這樣的想法,他累計幫助517名服刑人員解決實際困難,幫扶服刑人員子女442人,其中,249名服刑人員的353名未成年子女獲得各類助學金共計76.93萬元。

  而他的堅持也感染瞭身邊的同事。今年5月7日,攀西監獄成立瞭“劉青松幫扶幫教工作室”,越來越多的民警加入到其中。他幫助過的孩子,有的已經畢業,走上工作崗位。在湖北工作的小李,也用每個月5000多元的工資,資助瞭一名服刑人員子女和一名孤兒。“從困難的地方出來,幫助困難的孩子,這是應該的!”仍在服刑的父親得知兒子的舉動,十分欣慰,他說:“還有10個月我就刑滿瞭,出去一定好好生活。”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永旺彩票記者於婷攝影報道

®永旺彩票™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永旺彩票 » 獄警8年“管閑事” 353名服刑人員子女圓瞭上學夢
㊣ 本文永久链接: /yongwang/10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