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村霸把持支書位置13年 將村子變成個人王國

  村子如何變成他的“獨立王國”

圖為專案組在討論案情。 李興秋 攝

  如今正值嚴寒冬日,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南托街道牛角塘村的村民們心中卻暖暖的:當地村霸,該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朱拉練被開除黨籍,並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據介紹,自2005年1月開始,朱拉練一直擔任牛角塘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長達13年的時間裡,他儼然把自己當成瞭“霸道總裁”,將自身資源和手中掌握的權力發揮得“淋漓盡致”,目無法紀、肆無忌憚,大肆侵吞集體資產,瘋狂斂財,成為一名巨貪村霸,群眾敢怒不敢言。

  2018年上半年,村民們陸續將朱拉練有關問題線索反映到中央巡視組和天心區紀委監委。天心區委高度重視,對牛角塘村開展機動式巡察。同年5月,經初核後,朱拉練問題線索被列為該區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重點問題線索,區紀委監委成立“6·27”專案組開展審查調查。

  拉選票,當“大佬”,他把村子當成“獨立王國”。據介紹,2004年底,栗山村、楊橋村、梨塘村三村合並為牛角塘村。當時還是栗山村黨支部委員的朱拉練敏銳地感覺到“有利可圖”。於是,他在牛角塘村第一屆村委會選舉時,采取發名片、請吃喝、送香煙的方式,請栗山片區的9個村民小組的“三長”(黨小組組長、婦女組長、村民小組組長)投票支持並幫忙拉票。

  順利當選牛角塘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後,朱拉練便開始發展自己的“小圈子”,將羅某等8人收為“徒弟”,並將其中3人安排進村“兩委”,自己以“老大”自居,經常聚集手下的“得力幹將”吃吃喝喝、出入娛樂場所。少數不明真相的群眾為瞭得到朱拉練的好處,也主動向朱拉練示好,以加入“小圈子”為榮。

  2008年的換屆選舉中,朱拉練安排“徒弟”參加選舉,以此分散其主要競爭對手的票數,朱拉練如願連任。此後數次換屆選舉,朱拉練都安排親信進入村“兩委”,排擠競爭對手,穩穩把持“傢長”的位子。為收買人心,他還個人出資,每年給村幹部發放各種補助、誤工費等,以個人成立的公司名義為4名村“兩委”成員購買養老保險,“積極”參與當地的一些公益事業,成瞭不少人眼中的“好人”“善人”。

  然而,在這些“名頭”的背後,朱拉練卻幹瞭不少背離黨性原則的事:村黨支部常年不過組織生活,村務隻搞選擇性公開,涉及村民切身利益的土地流轉收益、村集體拆遷補償都秘而不宣,侵吞挪用村集體資金,以騙取方式非法占有公共財產,索取他人財物,騙取農業專項補助資金……紀律規矩成為“稻草人”,集體“三資”成瞭他的“聚寶盆”,牛角塘村儼然成瞭朱拉練隨心所欲的“獨立王國”。

  土地是農村最重要的資源,土生土長的“農村娃”朱拉練深諳此道。天心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介紹,朱拉練通過村集體“三資”斂財,涉案金額高達數千萬元。

  “他將全村24個組中15個組的1000多畝土地流轉至其個人或其控制的鑫明物業、鑫明農莊名下,基本壟斷牛角塘村土地流轉市場,外人隻有通過他才能流轉到牛角塘村的土地。”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其坐地生財的招數繁多。比如,騙取差價。曾某向朱拉練提出想租用牛角塘村的土地經營攪拌場,朱拉練以村委會的名義找到某果園負責人譚某要收回土地,譚某提出要100萬元的補償,朱拉練卻向曾某“要價”160萬元,60萬元的差價輕松落入朱拉練的口袋。此外還有“偷梁換柱”、直接索取等方式。

  隨著錢袋子的步步為“盈”,朱拉練開始追求“人生得意須盡歡”,認為“美酒佳肴不斷、佳人美女相伴”才是成功的人生。

  感覺到組織在調查他,朱拉練不僅阻止群眾向調查組提供真實情況,還轉移文件資料,對抗組織審查。審查初期,朱拉練不如實交代問題,反而大談自己的工作成績。

  “豈容這樣的村霸如此肆無忌憚!”鐵證面前,朱拉練巨貪村霸的真面目被揭開,與之有關的人員也都受到嚴肅處理。消息一出,牛角塘村村民拍手稱快。企業主張某也豎起瞭大拇指:“感謝黨和政府為民除惡,今後可以安心在這裡投資興業瞭!”(劉佳 李興秋)

®永旺彩票™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永旺彩票 » 湖南一村霸把持支書位置13年 將村子變成個人王國
㊣ 本文永久链接: /yongwangcaipiaopingtai/8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