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科”實踐已一年 從師資到認知高校準備好瞭嗎?

  “新工科”實踐已一年 抓手找著瞭嗎?  

  近日,“新工科”建設與發展高峰論壇在復旦大學舉行,來自工科高校、綜合性高校和地方高校等單位的數百名代表在會上就“新工科”該怎麼做各抒己見,再次引發業內的思考和關註。

  說起來,似乎每年年初,“新工科”都要搞點“大事情”。2017年2月,“新工科”的概念提出,綜合性高校工程教育發展戰略研討會在復旦大學舉行,會議形成的“復旦共識”拉開瞭“新工科”建設的序幕;2018年3月,教育部公佈首批612個“新工科”;今年2月,各高校針對“新工科”實施工作的再討論。但“新工科”建設面臨的情況在不同的階段不斷發生變化。

  從去年初公佈首批“新工科”名單到現在整整一年瞭,這一年的時間裡共識已經達成。經由政府主導強化頂層設計之後,“新工科”得到“自上而下”的全面推進,執行層面該如何落實成為各方關註的焦點,也是此次專傢們齊聚復旦最關心的話題。

  建設方向獲認可,現實問題待解決

  “從這一年的情況來看,各方對‘新工科’建設的戰略與方向是認可的,但推進過程中並不是每個學校都順利,這中間存在著一些問題亟待解決。”元培教育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洪文在接受科技日報采訪時說。

  對大多數學校來說,面臨的最現實的問題是“新工科”專業調整滯後,這在人工智能、機器人、雲計算、新能源等新興專業上表現得尤其嚴重。2018年的高考,有部分院校推出瞭新專業,“新能源材料與器件”和“數據科學與大數據技術”都是“寵兒”。但洪文認為,這仍是少數學校的行為,而且即便是“特別努力”的學校,能推出一兩個“新工科”專業就已經很不容易瞭。

  在洪文看來,“新工科”要求不同專業的交叉融合,但從現有專業建設方面來看,專業間的交叉關聯性有待加強。此外,專業與行業、產業的對接也未能充分實現。從專業培養的角度看,許多學校的“新工科”專業教育依然偏重理論教學,實踐性與現實性不強,學生實踐操作能力和創新能力不足,無法滿足新興產業的專業需求。

  業內專傢普遍認為,這些問題的存在有其必然性。“新工科”概念的提出不過兩年時間,對許多高校而言,要實現專業的調整和轉型是一個比較復雜的過程,因此需要一個相對長的周期。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二級巡視員、理工科教育處處長吳愛華就表示,推進“新工科”建設是後發展國傢的歷史機遇,是高校綜合改革的“催化劑”,這一點是明確的。所以他的看法是要堅持以“新工科”建設引領高等教育創新變革。

  洪文也認為,“新工科”建設也是國內大學進行自身調整、提升的良好契機。要從理念、知識體系、人才結構、人才培養模式等方面進行積極革新,從而有效推進符合當代社會需求的工程教育改革。

  從師資到認知,高校準備好瞭嗎?

  新是相對於舊而言的,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機器人、雲計算等這些原來沒有的“新工科”專業該怎麼發展對各方都是一個考驗。

  同濟大學的張同學是今年入學的本科生,他選擇的就是學校推出的“新工科”專業。在他看來,“新工科”的方向是順應時代發展潮流的。但他主要的顧慮在於,對更大范圍的高校來說,是不是有足夠的師資來教育報考這些專業的學生,以及原有的師資隊伍和管理人員是不是已經完成瞭從舊到新這種教育認識和意識上的真正轉變。

  “這確實是現在亟待解決的問題,人才和認識本就是創新路上最關鍵的問題。”洪文說。全面推進的改革,涉及整個大學的人才培養體系。不僅包括整個專業、整個學院,還有學生、教師、管理人員,課程、教材和各種教學環節;而且還包括教學場所和硬件設施,以及考核評價制度、管理制度等許多要素。要把這些數量眾多、結構復雜的要素統籌協調起來是非常難的。

  而“新工科”的主要特點體現在學科與專業的交叉性、綜合性和實用性上。基於此,在進行“新工科”專業建設時,應當遵循厚基礎、寬口徑、專業交叉融合、緊隨行業企業前沿的原則開展改革。這樣的高要求讓改革更是難上加難。

  從另外一個層面看,“新工科”建設隻是暴露出當下許多高校的發展未能緊密跟隨科技、社會發展的腳步,出現瞭明顯的脫節現象,這在研究型大學身上表現得尤為明顯。

  改革涉及多方面,需找準著力點

  “新工科”背景下,全面推進工程教育改革無疑是一項巨大的工程,涉及大學的整個人才培養體系,涵蓋教育主體、課程、軟硬件設施和各項考評、管理制度。因此在現有人才培養體系框架內,需要找到一些有效的著力點推進改革。

  洪文所在的研究院最近也在對“新工科”的新問題、新情況進行調研分析。他們提出三個主要的著力點。被放在首要位置的便是要落實“新工科”通識教育培養模式。洪文認為,“新工科”區別於傳統工科的重要一點便是,它所培養的學生應當是兼具知識與能力、專業性與人文性、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的復合型人才。因此“新工科”學生除瞭要掌握紮實的專業基礎外,還應具備積極的價值觀,良好的品格、寬廣的視野以及創新思維和批判性思維等。這就決定瞭“新工科”專業必須落實通識教育,打破專業、學科、學院限制,實現人文、科學和工程的有機融合。

  與之相對應的,高校需要盡快構建模塊化課程體系。“新工科”的學科交叉融合性決定瞭一個系統性的模塊化課程體系是必不可少的。學校需要通過使專業適應崗位需求,凝練知識、素質和能力目標,由目標關聯對應的教學內容。從而將通識學科、基礎學科和專業學科的知識點分解重組成不同模塊,形成一個梯次分明、相互關聯的有機整體。

  在此基礎上,高校再推進“教學做”三位一體的項目導向式教學,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收獲。針對“新工科”專業培養過程中存在的重理論輕實踐、與現實緊密度不足等問題,學校需要實現“教學做”的有機融合,從而讓學生激發創新思維,真正將所學知識轉化為實際應用能力。在這方面,職業類院校或許有獨到的經驗值得學習。廣東輕工職業技術學院院長盧坤建表示:“在‘新工科’建設中,需要敏銳地感知行業、企業需求變化,這一點上,高職院校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有義不容辭的責任。”(李 艷)

®永旺彩票™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永旺彩票 » “新工科”實踐已一年 從師資到認知高校準備好瞭嗎?
㊣ 本文永久链接: /yongwangcaipiaopingtai/8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