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百年未有之變局” 千萬別低估瞭中國經濟

  面對“百年未有之變局”千萬別低估瞭中國經濟

  遠觀經濟

  現在很多機構和專傢對中國經濟的判斷過於悲觀瞭,而這種悲觀的看法從過去的歷史看絕大多數是錯誤的。

  錯誤預期

  很多人對中國經濟的判斷過於悲觀瞭

  2018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談及中國經濟“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外部環境復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同時,特別指出,“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變局中危和機同生並存,這給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帶來重大機遇。”

  “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變局”這個論斷,在學者和民間雖然討論已久,但在中央文件層面,還是第一次。這個論斷,對於如何研判當下的中國經濟,對於如何研判中國戰略機遇期的新內涵,以及下一個30年中國經濟的大趨勢,都具有重要意義。

  眾所周知,2018年中國經濟在面臨極其復雜嚴峻的形勢下,外界關於中國經濟未來的看法趨於悲觀。特別是在中美貿易摩擦的大背景下,國內外的機構大多調低瞭對2019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

  比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一期的《世界經濟展望》將2019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從6.4%下調到6.2%,世界銀行對2019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也是6.2%。國內機構,包括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社科院等普遍認為2019年中國經濟增速將低於6.5%。

  這些觀點的對錯暫且不論,但這種普遍的情緒,在某種程度上會影響大傢對中國經濟未來的預期,並進而影響企業傢的選擇和決策。今年我到很多地方調研,普遍的感受是,機構和專傢們對中國經濟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影響瞭企業傢的預期和情緒的。

  但是,我一直認為,這種基於短期的數據和指標對中國經濟的判斷,大多與中國經濟的長期趨勢不符。很多機構和專傢在對中國經濟的判斷上,容易受短期指標的影響,而不能從長周期的角度對中國經濟做出正確的判斷。

  不客氣地講,現在很多機構和專傢對中國經濟的判斷過於悲觀瞭,而這種悲觀的看法從過去的歷史看絕大多數是錯誤的。

  打造奇跡

  低估中國經濟是過去人們犯的大錯誤

  回顧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人們犯的最大的錯誤不是高估瞭中國經濟,而是嚴重低估瞭中國經濟。從1978年到2017年,中國經濟總量從3600多億元人民幣到超過82萬億,簡單計算增加瞭227倍。按不變價格增長瞭33.5倍,年均增長9.5%,平均每8年翻一番,創造瞭人類歷史上的奇跡。

  1978年,中國的經濟總量排全球第十;到1995年,超過瞭加拿大等國,排名第七位;2000年,超過意大利,成為第六;2005年,超過英國和法國,成為全球第四;2008年又超過德國,成為全球第三;2010年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現在,中國經濟總量占全球的比重超過瞭15%,每年的經濟增量相當於一個澳大利亞的經濟總量。中國是全球第一貿易大國,進出口總量超過瞭4萬億美元。

  這種成就,放到人類歷史的經濟發展長河中也是奇跡。在1978年改革啟動之時,沒有一個人想到,中國能有今天。可以說,過去半個世紀,人類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的事件就是中國在改革開放政策下的奇跡般崛起,而且這種崛起並非因為大傢一致看好的“共識”,而是在很多人不看好的情況下。

  特別需要提及的是,過去40年,中國經濟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改革開放走到今天為止,中國經歷瞭一系列的困難和挑戰。中國這麼一個超過10億人口的大國,一個改革開放啟動時貧困人口超過90%的窮國,一個私人企業數量為零的國傢,如何啟動經濟發展之路,沒有任何現成的模板和學習榜樣。

  危中有機

  中國在經濟挑戰中總是化危為機

  從過去40年中國經濟經歷的困難和挑戰看,大的挑戰至少有四次:第一次是上世紀90年代初的墨西哥金融危機。這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第一次經歷國際金融危機;第二次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這次危機的爆發,讓中國發現危機就在傢門口;第三次是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機。這次危機江爆發後,我們發現自己也卷入危機中;第四次就是本次中美貿易摩擦。

  現在很多專傢對於當下中國面臨的挑戰,總是誇大其詞。但是,從過去40年的歷史看,至少在前三次重大挑戰中,中國經濟並未被打垮。而是在經歷短暫調整後,實現瞭新的大幅度的跨越,這是歷史事實。

  墨西哥金融危機爆發不久,小平同志“南巡”,中國正式確立瞭市場經濟的路線,改革開放迎來瞭裡程碑式的發展;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後,中國成功化危為機,國企改革取得重大突破;10年前的全球危機,中國經濟無論在規模,還是對全球經濟的貢獻而言,都上瞭一個新的臺階。這是有目共睹的鐵的事實。

  而本次中美貿易摩擦,就對中國經濟的影響而言,與過去三次大的挑戰比,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其實是最小的。但是,大傢在心理層面為什麼預期悲觀,一方面是很多專傢並未站在歷史的大周期去看待這次挑戰,從而誇大瞭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另一方面,全球的政治經濟的確在經歷一個百年未有之變局,這種變局帶給中國經濟的,既有歷史性的機遇,也有重大的挑戰。我們對此要有清醒的認識。

  全球變局

  中國經濟下行,問題更多在自身

  “全球百年未有之變局”究竟指什麼?

  在我看來,過去半個世紀全球政治經濟的最重大變局就是中國的崛起。改革開放使得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同時,全球政治經濟的版圖因此改變。亞洲在全球經濟中的總量超過瞭美國和歐盟,以中國和印度為代表的新興市場成為全球經濟增長極,從而使得全球政治經濟的規則、關於人類未來的思考,以及全球化進程都在重新定義。

  伴隨這種變化的,則是大國之間政經關系的重構引發的全球范圍內的情緒和沖突,這是必然的。面對新興大國的崛起,面對更多的國傢要求參與全球治理規則的制定,中國在未來的全球秩序中究竟如何發揮作用,以及發揮什麼作用,對相關國傢勢必產生一系列的影響。

  同時,經過40多年的發展,中國在積累瞭巨大的物質財富的同時,也在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這給中國未來的發展帶來瞭新的機遇和挑戰。這也意味著,中國戰略機遇期的內涵也因此發生著重大的變化,我們必須有深刻的認識和全面的分析。

  比如,就當下中國經濟面臨的挑戰而言,今年很多機構把其歸結為中美貿易摩擦。但事實上,就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和主要指標而言,中國經濟今年下行的壓力主要來自中國經濟自身。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這些問題是前進中的問題,既有短期的也有長期的,既有周期性的也有結構性的。要增強憂患意識,抓住主要矛盾,有針對性地加以解決。”如果將今年中國經濟的下行主要歸結於中美貿易摩擦,很顯然是對中國經濟目前的基本面認識不清,屬於嚴重的誤判。

  引擎轉換

  周期轉換為中國經濟帶來更大機遇

  站在百年未有之變局的角度看當下中國經濟面臨的挑戰,既有全球化周期出現瞭一定程度的逆轉這種外部因素,也有中國經濟處在轉型升級、速度換擋以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刻,是各種長短周期疊加的結果。

  中國經濟最關鍵的問題絕不是經濟速度的下滑,而是在速度下滑背後,如何實現經濟增長引擎“轉換”,這是關鍵的關鍵。

  就中國目前面臨的產業周期、技術周期、人口周期以及金融新周期而言,中國經濟過去的老路已難以為繼,必須下決心走高質量發展之路,必須下決心實現創新驅動,完成制造業的升級。顯然,這需要一個既痛苦,又漫長的周期。

  可以說,中國經濟正經歷一個“發展的三峽”,各種新的挑戰相繼出現。三峽灣多水急,但如果堅持走下去,走出三峽,後面就一定是“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的大好局面。

  就此而言,中國經濟當下面臨的各種周期的轉換絕非僅是挑戰,而是新的更大的機遇。若看不到這一點,就易對中國經濟得出悲觀的結論和預期。

  就此而言,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我國經濟運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給側結構性的,必須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動搖”,“要善於化危為機、轉危為安,緊扣重要戰略機遇新內涵,加快經濟結構優化升級,提升科技創新能力,深化改革開放”等這些基於長周期的論斷是完全正確的。

  短期穩定經濟,我們有經驗,也有辦法。但當下中國經濟的主要問題仍是長期問題和改革問題,需要通過更強有力的改革信號扭轉對中國經濟長期悲觀的預期。

  “逆周期”政策是必要的,但逆周期政策的目的絕不是僅僅為瞭短期穩定,而是為下一步中國經濟闖過“發展三峽”創造穩定的環境;供給側改革也不是主要看指標看數據,而是要為中國經濟增長引擎的轉換構築一個體制機制的框架;“六穩”也不是為短期的“穩”而“穩”,而是為順應百年未有之變局,為中國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創造更有利的環境。

  長期向好

  慢下來,才能在下一個周期快起來

  中央一再強調“我國發展擁有足夠的韌性、巨大的潛力,經濟長期向好的態勢不會改變”,我對此判斷完全同意。

  過去40年,中國經濟已經積累瞭向高質量發展的諸多有利條件,中國形成瞭全球最全的產業門類,形成瞭最適宜制造業發展的生態;中國的城鎮化遠遠沒有完成,下一個30年,近5億多農民進入城市成為市民將是推動經濟發展巨大的紅利;麥肯錫預測,到2025年,中國的中等收入群體將達到8億人口,將形成全球最大的消費群體,8億人帶來的產業需求是驚人的;中國也已經具備向創新型國傢轉變的技術和產業基礎,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領域的投資需求仍然處於饑渴狀態。站在歷史長河,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對中國經濟悲觀。

  關鍵的是,一定要順應百年變局,真誠推動改革,為中國下一個30年構建良好的公共治理和制度架構,穩定包括企業傢在內的民眾的預期。從其他國傢的發展經驗看,經濟增速在這個階段慢下來並非壞事,面對百年未有之變局,摁一下暫停鍵,放慢速度,其實為中國下一步的發展提供反思和思索的時間。

  正如美國著名的專欄作傢弗裡德曼所言:“對中國這樣一個在21世紀發展如此迅速的國傢而言,每隔一段時間就暫停片刻非常重要。這樣不但不會讓她落後,反而能確保她為自己所取得的每一個進步都打造一個堅實的基礎。”

  有時候,我們需要慢下來檢查一下我們的跑道和方向,才能在下一個周期更好地加速,才能在下一個周期真正地快起來。

  □馬光遠(經濟學者)

®永旺彩票™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永旺彩票 » 面對“百年未有之變局” 千萬別低估瞭中國經濟
㊣ 本文永久链接: /yongwangcaipiaowang/6422.html